<tbody id="y4f5u"></tbody>
<dd id="y4f5u"></dd>

  1. <rp id="y4f5u"></rp>
  2. <nav id="y4f5u"></nav><dd id="y4f5u"></dd>
  3. <button id="y4f5u"><object id="y4f5u"></object></button>

    瓜娃子是什么意思(瓜娃子是罵人的嗎)

    網友提問

    被瀏覽:2331

    關注者:306

    最佳回答:

    瓜娃子是什么意思?(瓜娃子是罵人嗎?)

    前幾天,一篇討論為什么外語學習者總能最快學會目標語言中的臟話的文章在我的朋友圈里鋪天蓋地。其實在我之前教過的留學生中,已經有好幾個問我能不能開設“漢語罵人”選修課了。曾經我也很動心,但最后因為怕影響太壞,不敢付諸實施。我今天想用中文寫一些臟話,但是我放棄了這個想法。第一,因為中國歷史悠久,字字無垠,罵人自然比其他語言更加豐富多彩,生動形象(這一點在金庸老師的《鹿鼎記》里有詳細描述,請參考),我知道的太淺,教不了別人招數;第二,你真的要寫臟話。不夠臟就沒意思了。夠臟就低俗。想了想,我們可以只打擦邊球,用四川話寫幾句不好聽但不臟的話,說文雅的話,叫罵人的話,說通俗的話,就是罵人的話。

    (一)向前流動

    小時候家里有個長輩叫“劉千斤”之類的名字,在四川話里大概是“跑調傻逼”的意思。當時我仔細想了想這三個字怎么寫。我以為劉應該寫“劉”,因為畢竟是罵人的話,大概和“流氓”有關。但至于為什么“向前”變成了不好的意思,我一直不明白。

    后來跟著黃老師學四川話,才知道這個字的正字法應該寫成“劉”才對。更何況是《西游記》的故事。

    ?西游記》有一個關于“劉權入瓜”的故事。因為和西游記的主題關系不大,所以對這個故事有印象的人可能不多。意思是唐太宗派了一個叫劉權的人給閻羅十殿獻了兩個南瓜(有興趣的可以翻看第十一屆《西游記》)。這個故事至今仍在民間廣為流傳。1986年,臺灣省還拍了一部歌仔戲電影,取名《劉全進瓜》。

    (歌仔戲電影:劉權入瓜)

    在四川話中,“卦”是一個很有神韻的詞,其廣泛的適用性和高度的輕蔑性,至少等于甚至大于普通話的“250”或江浙方言的“13點”。劉的意思是“瓜”,所以四川話用“劉”來指代“瓜”,有點引用而不是用詞的意思。罵人不帶臟字,體現了我們四川人幽默的生活態度,較高的文化修養和深刻的精神內涵??墒?,罵多了,又出現了一個語音錯誤,“劉金泉”變成了“劉千斤”,讓人摸不著頭腦。

    (2)瓜娃子

    叫“笨”瓜,并不是四川話的專屬。事實上,陜西、甘肅、寧夏等地廣泛使用“瓜”字。在今天的普通話中,雖然“瓜”不能單獨作為形容詞,但“傻子”這個詞還是存在的,可見“瓜”的影響力之大。

    為什么叫“笨”和“笨瓜”?目前普遍認為這是古代貶“瓜州人”的結果。

    古“瓜州”在今甘肅敦煌附近(也有說在秦嶺兩側),但不是“京口瓜州”(即“瓜州”在今揚州)的“瓜州”。古時候,瓜州有一個叫姜戎的部落。據說姜戎的后代生活困苦,很多都被賣為奴。但他們天生淳樸勤勞。當他們是奴隸的時候,即使遇到耕、磨等非常非常辛苦的工作,他們也從不拒絕,而是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完成。這種坦誠的態度被當時一些被稱為“瓜子”的“聰明人”嘲笑。后來越傳越廣,很多地方方言都叫“笨”“笨”“瓜”。

    在四川話中,“傻逼”被稱為“瓜娃子”或“瓜娃兒”。此外,“瓜”作為一個形容詞,在四川話中有非常強的構詞能力,如“瓜西xi”、“瓜妹瓜眼”、“瓜母娘”、“半瓜精”、“倒個瓜不精”等等。四川人對“瓜”的喜愛深入骨髓。

    (3)其他

    有時候我會想,如果“瓜”這個詞在一千年后出現,可能就不會這么流行了。因為這個詞的起源終究是深深的“地域歧視”,在當今社會,隨便搞地域歧視是要冒險和承擔責任的。

    而四川話(尤其是成都話)中的很多詞語都與地域沖突有關。成都自古以來就以土地肥沃、生活舒適而被譽為“天府之國”。所以成都人有一種自豪感。當成都文化與其他文化相遇時,一些新的詈語經常會發生沖突和碰撞。

    四川歷史上最新的區域整合大概就是“湖廣填四川”了。據說明末清初,四川經歷了連年的自然災害和戰亂,尤其是張的“四川大屠殺”后,人口銳減,“口數薄如星”。我看到的最低的數字,說的是康熙時期四川只剩下9萬多人(我個人很懷疑這個數字,但是我沒有任何證據,只是單純的認為太少)。但無論如何,人口大幅減少是事實,這迫使當時的清政府鼓勵大量湖廣各省、客家移民和外省居民到四川定居,史稱“湖廣填四川”。

    “湖廣填川”雖然讓四川重新煥發了生機,但也造成了老四川人和新移民的矛盾。據說現存的四川人中很多罵人的話都來源于此。

    比如四川話經常說“你以為我是廣廣嗎?”這個“廣廣”實際上是指來自兩廣的外國人?!榜R”在成都的意思是欺騙外地人。后來,“廣廣”成了“無知而輕信的人”的代名詞。今天的成都把見識有限的人稱為“廣耳”,“廣”由此而來。

    “湖廣填川”除了兩廣,自然也有不少湖南湖北人。據說湖南地區的方言發音在四川人聽來很土氣,所以方言叫“寶老仙話”,后來又把這種傻傻土氣的方言叫“寶”,所以四川話里就誕生了“寶七(器)、“寶四四”等詞。

    邵陽縣也屬于湖南寶卿府。四川人把邵陽人說的叫“邵強”,也是土氣?!吧佟迸c“少”諧音,所以四川話里有“邵琪和邵琪”。

    得哭、苕眉苕眼”的說法。

    當然,老四川人也不總是在地域沖突中占上風。他們對經濟更加發達的地區還是很敬仰的。比如成都話中的“蘇氣”,是一個褒義詞,意指“打扮時髦”,因為當時蘇州引領著全國服裝的潮流,所以這個詞來源于對蘇州的羨慕。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流行于成都的“很港”,表示氣派、時髦,又是來源于對香港的崇拜。

    寫到這里,突然有點鄙視我們的成都老祖宗了,嫌貧愛富的,過分了哈!


    以上我寫到的川方言詈詞中,“劉全進”好像只有老成都人在用了,“廣廣”和“苕”好像年輕人中也用得越來越少了,褒義的“蘇氣”和“港”基本上已經消失了。只有“瓜娃子”和“寶器”依然卓爾不群地傲然挺立于川方言最常用的詞匯中,經久不衰。


    最后說明一句:以上所寫的四川方言中詈詞的來歷,并不是我的創見。我對方言研究的了解非常淺薄,今天,我只是一個知識的搬運工。


    獲贊:265

    收藏:31

    回答時間:2022-06-21 20:13:03

    暖暖直播免费观看日本
    <tbody id="y4f5u"></tbody>
    <dd id="y4f5u"></dd>

    1. <rp id="y4f5u"></rp>
    2. <nav id="y4f5u"></nav><dd id="y4f5u"></dd>
    3. <button id="y4f5u"><object id="y4f5u"></object></button>